当前位置:首页 > 本社动态

《巴颜喀拉山的孩子》在深首发

——作家杨志军:“每次书写都是洗礼”

2019/3/19 18:29:28  来源:读创/深圳商报记者 聂灿

     这是一本不同寻常的书,用诗意的语言,细述宏大生命主题,带领读者走进藏地游牧少年的精神世界。3月16日下午,作家杨志军携新作《巴颜喀拉山的孩子》现身深圳少年儿童图书馆,与大小读者交流创作过程、写作心得。
      杨志军,著名作家,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 环湖崩溃》、《海昨天退去》、《大悲原》、《生命形迹》、《藏獒》三部曲、《伏藏》、《西藏的战争》、《潮退无声》、《无岸的海》,散文集《藏獒精神》,儿童文学《最后的獒王》(由《藏獒》三部曲改编)、《骆驼》、《海底隧道》等。曾获全国文学新人奖、《当代》文学奖、新浪最佳文学类图书奖、中国最佳风云榜读者最喜爱的作品奖、中国小说学会2005年排行榜第一名、第十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优秀图书奖,入围第七届茅盾文学奖,入选台湾十大畅销书排行榜,多次总局向青少年推荐的百本优秀读物,入选“首批齐鲁文化名家”,荣获《当代》创刊三十五周年荣誉作家称号,部分作品被译介到国外。
      《巴颜喀拉山的孩子》是一部在当下极为难得的书写藏地的儿童小说,由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出版。作品从孩童的视角,以一个诗意澄净的故事,着力探讨和展现在现代社会人对自然攫取能力不断增强的背景下,传统家园如何守望、人性如何守护等问题。
      这是一个很难借助少儿的角度把握和驾驭的主题。但令人欣慰的是,作者以其青海藏区生活的真实体验和对儿童文学创作技巧的娴熟把握,给广大青少年也给成人读者奉献了一部瑰丽奇特、深沉婉转的优秀作品,一部读来让人酸涩、悲伤,却也给人们以感奋、希望的厚重作品。
      小说围绕藏地少年喜饶一家展开。喜饶家世代生活在黄河的源头巴颜喀拉大草原。草原、牛羊群、藏獒就是他们的全部财富和生存依靠。但巴颜喀拉山草原由于大气变暖和牲畜采食过度,面临退化,环境亦日趋恶化,牧民原始传统的生活日渐艰难,最后到了难以为继的状态。面对人与自然、传统与现代、生态与发展、原始的信念与新兴的思想这些冲突,朴实的牧民们该怎么面对呢?故事由此展开叙事,折射出在中国城镇化大背景下一群藏地牧民的命运转轴,一个时代的嬗变。整部作品蕴含着作家杨志军对自然环境、人性伦理、生命存在的深刻反省和理性思考。
      杨志军在接受读创/深圳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每次写作都是一次洗礼,“尤其是创作儿童文学作品时,会不自觉地以儿童视角去看世界,内心会变得更加简单、干净而纯粹。”
      “我们的文化,简单地说就是海洋文化、农耕文化和游牧文化,但是,可以说在地球上,游牧文化已经是消失了,至少在中国消失了。只有青藏高原,几十年前还存有游牧文化,但是定居化后就几乎消失了,文化也已经消失了。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事件,把它写进书中,作为一种记录吧。”杨志军认为,文明的消失是一种悲伤的行为,“虽然我们有改善,但是同时我们看到这是不可抗拒的。正因为不可抗拒,我们的改善才显得有价值。事实上,文明给我们提供了很多好处,牧人的饮食结构很单一,牛羊肉、奶制品、青稞、糌粑,没有蔬菜没有水果,没有其他的补充,这严重影响到了他们的寿命。解放前统计,牧人的平均寿命只有35岁,目前则达到65岁。文明带来这么多的好处,延长了他们的生命,同时也让他们的生活质量有所提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文明是必然到来的。当然,伴随这这种到来,也必然有一些是要有失去的。作为作家,应当要为这种失去伤感,也要记录。”
      “人可以没有宗教,但不能没有信仰。”杨志军表示,在创作《巴颜喀拉山的孩子》这部作品时,但凡涉及藏区的东西,都尽量将其日常化、生活化,“尽量减少宗教的行为。我尽量在淡化这个,我想单纯地表达——人可以没有宗教,但是不能没有信仰。我想把这种精神进化完全世俗化。我觉得,生活化的表达是大家更易于接受的东西,尤其是在面对读者的时候。”
 
 
(本文来源:读创文化广场)
 

责任编辑:魏佳
您是第

位读者

首页| 集团信息 | 企业文化 | 新闻中心 | 业务体系 | 合作伙伴| 焦点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