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本社动态

“梦幻现实主义”的奇境与拯救

——论董宏猷长篇少年小说《鬼娃子》的开拓与创新

2019/2/13 16:58:39  来源:舒 伟

    董宏猷的长篇少年小说《鬼娃子》书写的是“人与自然”的主题。如此重大之主题,采用了“梦幻现实主义”的叙事手法进行开拓创新,内涵丰富厚实,叙事灵动自如,曲径通幽,引人入胜。这无疑是近年来儿童文学创作领域一部具有厚重文化意涵和特殊审美价值的好作品。通过原始林区某小镇12岁男孩彭春儿的境遇和行动,通过这个家庭所延伸出来的各种社会关系,通过当地人们所共同经历的动荡与追求,变故与坚守,背叛与忠诚,小说将时代的发展与变迁,社会转型期出现的发展经济与保护自然环境之间的矛盾与冲突等紧密联系起来,呈现了广阔的林区社会生活画面。作者不仅展现了以原始森林为代表的大自然的壮阔瑰丽,为少年儿童提供了难能可贵的博物学认知资源,而且在真实丰富的现实根基之上,通过梦幻现实主义叙事手法,以实写幻,虚实相间,相互推动,创造了一个亦真亦幻,幻极愈真的奇境世界,讲述了一个感人至深的有关双重拯救的中国故事。
    从总体看,《鬼娃子》的成功之处在于两个把握:1)对呈现真实世界的火候和容量的把握,为少年儿童提供了难能可贵的博物学认知和社会生活认知;2)对少年儿童阅读和审美心理接受的把握,既不能像一般幻想小说那样随心所欲,又能够充分满足当代少儿读者日益增长的认知需求和审美需求,体现了作品对少年儿童精神成长的意义和价值。
    一、恢宏的主题:相隔千年之呼应,殊途同归之呐喊
    自人类诞生以来,人与自然的关系就成为一个具有永恒意义的重大命题。究其根本,在谋求生存的斗争中,人类与地球上其他生物及自然万物该如何相处,与大自然该如何相处?《鬼娃子》的背景地是当代中国位于天农山原始森林腹地的乡镇杉树坪,紧邻方圆几百里的神秘莫测的迷魂林。故事主人公是具有特异功能的12岁山区少年彭春儿,他能够通过梦境飞越山林,遨游四方。彼时,通往大山深处的公路正在紧张地修建着,莽莽山林面临日益逼近的遭受砍伐的威胁。由于惦记着打工修路的二舅(他干的是最危险的活路,在悬崖上打眼放炮),彭春儿朝着位于人字垭的筑路工地飞去。突然,从远处传来阵阵恐怖的哀叫声,只见无数飞鸟、野兽在拼命逃窜,原来是一条“大虫”及其众多“人虫”扑上来了!那条白色的“大蟒蛇”张开大口,将面前的小山丘一口吞进肚里。而那些“人虫”像蚂蚁一样紧随在“大虫”后面,将一棵棵大树咬断嚼碎,转眼间,一片青翠绿幽的森林变成了光秃秃的山岭。少年春儿“亲眼实见”的“大虫”那条专吃大山和林木的“大蟒蛇”其实就是正在修建的通往林区的公路。而“人虫”就是那些参与开挖公路的人们。众所周知,凡是通了公路的林区,原始森林都被砍伐一空,现在人们正在竭力修建通往杉树坪和迷魂林的公路,其中意味不言而喻。人们在现实世界不是见过这样现象吗,有些蛇津津有味地吞食着自己的尾巴,以为是美味佳肴,殊不知最后终将自己置于死地。而通往原始森林的公路,那些准备为砍伐森林而修建的公路不久是这样的蛇吗,它不知道自己啃食的正是自己的躯体血肉。一旦通了公路,那些生长了几千年几万年的原始森林,可能要不了几年就会被砍伐殆尽,变成光秃秃的山岭。作者由此发出了声声呐喊:“把森林都砍伐了,吃掉了,以后该怎么办呢,再吃什么呢?人类的子孙后代还能靠山吃山吗?而且森林中的那么多动物和植物,它们怎么生存呢?”这一振聋发聩的呐喊与神话叙事的远古拷问虽然相隔千年,却殊途同归,异曲同工,令人警醒。
 
    二.坚实的根基:来自现实的博物学认知和社会认知
    《鬼娃子》的梦境及其整个故事建立在现实世界的坚实根基之上。在《鬼娃子》中,莽莽林区已不再宁静,公路修建愈发加速,盗猎活动愈发猖獗,由此引发了两种力量的冲突与博弈,也引出了三个“鬼娃子”的人生碰撞,正邪对决,惊心动魄。
    在小说中,彭春儿、三毛和黑七这三个“鬼娃子”的人生形成鲜明的对比和映衬。通过他们的相似性和反差性,表现了不同的价值观所导致的不同人生道路和行为方式,也造就了不同的人生命运。与此同时,这三个“鬼娃子”的人生的丰富性和复杂性,艺术地呈现了山区的社会状况和现实生活。
    淳朴善良,禀赋特异的12岁少年彭春儿始终坚守一念之本心,善待森林里的动植物,白天上学读书,夜间飞往云烟氤氲的原始森林与动物们友好相处,守望梦想。彭春儿追求的是一种简单美好的生活,而这种生活并没有远离现实生活,这种生活包括杉树坪的农居、乡土、学校,也包括紧邻杉树坪的迷魂林以及天农山的广袤林地和奇境般的湖区。重要的是,春儿始终坚守着自己的追求和理想,敬畏自然,守望森林的万物。通过彭春儿的校园生活和历险生活,读者会越来越深入地踏上这片土地,理解这片森林。
    彭春儿的三舅,十七岁的三毛,一个曾经同样聪明懂事,单纯朴实的大山少年,走上了另一条人生道路。由于不堪忍受贫困,一心想改善家庭生活的他结识了赌王黑七,被其利用,成为黑七的盗猎盗卖野生动物犯罪团伙的成员,最终沦为黑七的犯罪工具和牺牲品。黑七担心三毛供出犯罪团伙的线索,让手下杀人灭口,并且让三毛的初恋灵芝姑娘用毒药下手。为了拯救三毛,灵芝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三毛最终主动坦白交代了黑七一伙的情况,森林公安部门根据三毛的交代破获了一个跨地区的盗猎盗卖野生动物的犯罪团伙,这一重大立功表现使他免于刑事处罚。通过三毛的人生经历,人们得以了解和认识山区的复杂多样的社会现实。
    黑七是邪恶意义上的“鬼娃子”。作为一个出生在山区的精瘦穷家娃子,黑七从小受到娇惯,养成自私自大,逞强好胜的偏执性格,而且爱上赌博。后来更是嗜赌成性,贼精胆大,人称“鬼娃子”。黑七经历了惨烈的拼搏,遭遇过构陷,坐过牢,还进行过漫长的寻仇报仇。作品通过这一正一邪一恶三个“鬼娃子”的人生道路,所作所为,从两条主线展开故事,相互映衬,推波助澜,起伏跌宕,读之使人欲罢不能。
 
    三.幻想叙事的开拓与创新:动人心魄的奇境与拯救
    众所周知,一切文学作品都是写实(“模拟”)和想象(“幻想”)这两种创作倾向综合作用的产物。以写实为主要特征的作品直接反映人们所熟悉的经验世界,其人物和事件都是在现实中可能出现,而且可以被验证的。而幻想性作品的叙事特征就是在经验无法证实的意义上,通过“在场”的方式讲述“不在场”的人物、现象和事件,是“对于公认的常识性现实的背离”。
    首先,主人公彭春儿是一个淳朴天真,且具有特异功能的少年。“鬼娃子”春儿的祖上本是猎人,世代以狩猎为生,是当地最出色的猎人世家。随着原始森林中白虎越来越少,逐渐绝迹,彭家也从人丁兴旺逐渐变成人丁稀少了,到了春儿父亲的祖父这一代,变成了一脉单传。春儿出生之际,他的祖父得到菩萨托梦,得知山里的毛人又一次救了彭家,给他们送来一个男丁——一条白虎投生在彭家。为了保住这条彭家的命脉之根,让彭家香火延续下去,祖父决定金盆洗手,封枪息猎,转而为守护森林,而过着俭朴单纯的农居生活。出生奇异的彭春儿具有特异功能也就不足为奇了。春儿不但具有通过梦境飞翔遨游的能力,而且具有心灵感应和入定识人的能力:能够飞进别人眼睛里,读懂别人的思想,看出他的今生前世。此外,田老师和李秀儿吃了彭家祖屋藏在地下的“梦枣”之后,也能够进入梦境,与春儿一起共同飞翔。
    “梦幻现实主义”叙事以实写虚,对于生活在杉树坪的彭春儿的所见所闻,乃至在迷魂林里出现的瑰丽奇境时空,详加叙述,栩栩如生,使读者感觉身临其境,既惊险奇妙,又真实可信。尤其重要的是,作者通过孩子们的班主任兼生物课任课的田老师的观察和思考为奇异的自然现象加以评说和解释,为故事增加了真实性和可信性的感觉,正所谓取理性观察之细节以证虚幻之事非幻也,别有异趣。随着相互了解和沟通的深入,田老师逐渐认识到,当地关于野人即春儿口中的“毛人”的传说不再是神话,而是深山里一个山民家庭祖祖辈辈经历的真实生活。那些珍稀植物、珍稀动物,包括白化动物,以及被科学家和民间关注追踪的野人之谜,实际上就是山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在漫长的岁月里,彭家先人与迷魂林里的神秘野人结下了不解之缘。如今的现实是,这片安宁已经被打破,为了共同的愿望,田老师与春儿走到一起,形成了同一种力量。
    《鬼娃子》的奇境世界出自于美好愿望的满足性。田老师和两个孩子飞进入了迷魂林的中心地带,获得了珍贵的一手森林动植物资源信息,使他日后得以用翔实的科学证据阐明天农山的自然生态系统遭到严重破坏的现实,以及公路的走向会如何产生不可挽回的生态灾难,并且提出建立以杉树坪为核心而辐射开来的自然保护区的书面建议。此外,在春儿被狗急跳墙的黑七绑架藏匿在深山老林之后,田老师能够再次进入野人洞,从毛爹爹那里得到春儿的信息,使警方赶往那里进行解救。
    《鬼娃子》的梦幻现实主义叙事建立在坚实的生活基础之上,通过幻想叙事的艺术升华,为少年儿童敞开了相当广阔的生活空间和探险空间,无论是猎人世家与原始森林中野生猛兽的恩怨情仇,林区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以及三个“鬼娃子”的人生道路,两种力量的对决,读者跟随书中的人物去一一亲历,一道见证那些既精彩纷呈,又惊心动魄的事件和场景。那些在现实根基上营造的奇境,亦真亦幻,幻极愈真。通过栩栩如生的“在场的叙述”来呈现迷魂林的奇境,想象化作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画面,带着逼真的生活气息和细节展现在读者眼前,令人向往,欲罢不能。这种心理真实性的感觉源自对少年儿童的内心向往和意识冲动的投射,能够使读者获取独特的阅读和审美体验。
    董宏猷的《鬼娃子》所运用的梦幻现实主义的叙事艺术具有微妙和包容的特征,是近年来儿童文学创作领域的开拓和创新,极大地拓展了儿童文学创作的活动天地。小说将现实世界和幻想世界的最美好的东西结合起来,以现实为根基,因幻想而升华。相信这本充满博物学知识、社会认知、文学想象、人生智慧和精彩故事的《鬼娃子》能够满足当今时代的孩子们的认知需求和审美需求,为少年儿童的精神成长提供丰富的养料。
 
(天津理工大学教授 舒伟)
原载于《出版参考》2018年10月刊
 
 

责任编辑:魏佳
您是第

位读者

首页| 集团信息 | 企业文化 | 新闻中心 | 业务体系 | 合作伙伴| 焦点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