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本社动态

喜剧和悲剧中的大才子

——《大明第一才子解缙》读后

2018/8/6 16:05:16  来源:张秋林

  对“钟灵毓秀”的江右大地,朱虹先生一往情深。在他主编的“人文江西丛书·历史文化名人传记系列”里,我们已拜读到他亲撰的《情里梦里汤显祖》,为其流泻于笔间的至情所深深打动;此后,朱虹先生欲罢不能,在繁忙的公务之余,焚膏继晷,又援笔撰成新著,就是这本《大明第一才子解缙》。按照他在该系列丛书总序中提出的“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原则,以文化性与可读性兼具、雅俗共赏的书写方式,将喜剧和悲剧中的一代大才子解缙,历历如绘、栩栩如生地呈现在我们的眼前。
  如果说汤显祖是以其《牡丹亭》等传世名剧而广为人知,那么一般的人知晓解缙,往往是凭藉民间流传的一些传说段子,而这些传说段子里的解缙,大多是一个能让人愉悦的喜剧人物的形象。朱虹先生在此书中,最先让我们看到的,也正是带有喜剧色彩的“天才少年”解缙。解缙的天赋早慧、才思敏捷,在其“对对子”中即可见一斑。例如,有一次解缙脱掉衣衫下河嬉水,父亲故意把他衣衫挂在树上,要他对出句子方可上岸,其父的上联是:“千年老树为衣架”,解缙随即应答:“万里长江作浴盆”,不仅对仗工整,而且有一股豪迈之气。又如,其父与友人下棋,友人棋高一着,得意洋洋地吟出一句:“天当棋盘星作子,谁人敢下?”观弈的解缙随口接道:“地当琵琶路当弦,哪个能弹?”使这位友人顿时刮目相看。还有一些睥睨、嘲讽权贵的段子,如有个退休的李尚书召见解缙,却故意让他从小门进入,解缙屹立门外呵斥家奴,李尚书闻声之后,便在大门内吟道:“小子无才嫌地狭”,解缙随即朗声答曰:“大鹏展翅恨天低!”后来解缙入朝,更曾以一副非常著名的联句,无所忌惧地讥刺锦衣卫头子,其联曰:“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这些不无谐趣的或令人拍手称爽的传说段子,可能有些出自后世文人的演义,但解缙作为夙慧颖敏的大才子,娴于联语,巧于对句,自然是题中应有之义。即使是那些演义出来的段子,也是相当契合于解缙的性格。而“喜剧”状态中的解缙,其实已潜藏着日后的“悲剧”隐患了。
  解缙十九岁就荣登进士,可谓是春风得意,喜从天降;而且还深得朱元璋赏识,授以翰林院学士,让他陪侍左右。有一次朱元璋甚至说:“朕与尔义则君臣,恩犹父子。”要解缙对于施政大事知无不言,直述以闻。解缙激动万分,倍感“生逢尧舜难自弃”,第二天就上呈了一篇万言书,随后又进呈《太平十策》。他当真以拳拳之忠,直言无忌了。但君王的好恶是难以捉摸的,没多久朱元璋一句“冗散自恣”(即自由散漫、放纵无忌吧),解缙受宠信的好日子就到头了,他被贬谪为江西道监察御史。后来他又为人代笔上疏,竟然为太祖钦定的李善长案辩冤……终于,朱元璋召来了解缙的父亲,让他携儿子回乡,令其深自反省,修身养性,“后十年来,大用未晚”。仅仅三年,解缙从哪里来,又回到了哪里。当然,这对解缙来说,只是人生的一次挫跌,还算不上灭顶的悲剧。而对于朱元璋而言,则是格外的容忍和开恩了,或是出于对这年轻人的怜惜和对卓轶英才的爱护,遂有意让解缙离开风波险恶的权力场,把他“雪藏”起来吧。
  在本书的“辉煌时光”一章,我们看到解缙又重回到权力中心,他为朱棣草拟登极诏书,升任翰林侍读学士,入文渊阁参预机要事务,奉命总裁《太祖实录》、《古今列女传》,主持编纂《永乐大典》……以至于朱棣说出这样的话:“天下不可一日无我,我则不可一日少解缙。”然而,辉煌时光虽然眩目,却往往是来得快去得也快。“福兮祸所伏”,殊不知正是在“辉煌”之时,解缙已不知不觉踏上了凶险的悲剧之途。不久,为立太子之事,解缙忤拂朱棣的意愿;而他上疏指皇上厚待次子朱高煦逾礼,更被朱棣怒斥为“离间骨肉”。解缙又一次被流贬至广西。对解缙恨之入骨的朱高煦,后来向朱棣告状:解缙乘皇上北征之时,来京私见太子,无人臣礼。朱棣就以“无人臣礼”罪名,下令拘捕解缙,投至诏狱。在暗无天日的诏狱,解缙熬过了五年岁月。有一天,朱棣翻阅锦衣卫上呈的诏狱囚犯名录,看到解缙的名字,冷冷地问:“缙犹在耶?”当初称之“不可一日少”,此时却厌其还没死了。呈名录的锦衣卫都指挥佥事纪纲,恰巧就是解缙曾讥之“嘴尖皮厚腹中空”的那个人。皇上四字真言,纪纲心领神会,遂去诏狱用酒将解缙灌醉,随后把他深埋在狱外的雪地里,时为寒冬正月十三。
  从太祖“雪藏”到成祖“雪埋”,一代大才子解缙终归于悲剧的人生故事,读之令人扼腕感喟。西哲有言:“性格即命运”。扬才露己,恃才傲物,不善于藏锋蓄锐;“任事直前,表里洞达”(《明史·解缙传》)不谙于官场的游戏规则,解缙身上的这些性格,注定了他的悲剧宿命。诚如朱虹先生说的:“从他的个性来看,只有跳出官场的旋涡,满身的才华和智慧才可能得以倾力释放。”可惜的是,解缙似乎太执迷于“生逢尧舜难自弃”了,然而,太祖、成祖是“雄猜之主”(钱穆语),不是什么尧舜,因此他终竟跳不出官场的旋涡而身陷灭顶之灾。但亦如朱虹先生所言:“不管怎么说,解缙在明初的政治、文化舞台上,演绎了一出激荡歌哭的人生活剧,他完成了生命、个性自恣的张扬,不论他做了什么,结局如何,都无法掩盖他在历史上的功绩。他的一生,给我们留下了无数的财富,包括经典、经验和教训。”

责任编辑:魏佳
您是第

位读者

首页| 集团信息 | 企业文化 | 新闻中心 | 业务体系 | 合作伙伴| 焦点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