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本社动态

作家历史小说创作的文学主张与艺术追求

——喜读《皇帝刘贺一一惊心动魄的二十七天》后记

2018/3/16 9:30:34  来源:孙海浪

  《皇帝刘贺——惊心动魄的二十七天》(以下简称“二十七天”)杀青后, 总算松了一口气。撰写此书,是我创作生涯中一个艰难的选择,也是一次漫长的“西 汉文化苦旅”。提起我与海昏的缘分,还得从 70 年代初说起。1973 年冬,我曾以记者身份深入彭蠡泽慨口采风,整理过一篇题为《昌邑王》的民间传说。那个“口头文学”仅一两千字,谈不上什么文学价值,却是我头一次接触海昏侯的见证,使我知道西汉有个传奇人物,他的名字叫“刘贺”。当时听完也就过去了,并没把它当作 一回事,至今回忆起来倒蛮有意思,特别是当时拍下我与船老大、渔家孩子合影 的三张黑白照片,尤其珍贵保留至今。
  近十几年来,我以研究、创作江西、南昌地域历史文化为主。2015 年西汉大墓惊世发现,引起了我浓厚的兴趣与关注,于是放弃另一题材长篇小说的写作,海昏侯便再次出现在我的视线,纳入我近几年的重点创作规划。于是查阅了大量 与西汉、与海昏侯相关的历史文献,于 2015 年 12 月写出了约六页A4 纸的“刘贺大事年表”。
  在这本书动笔之前,我应张秋林先生邀请赴北京,参加新晋畅销书作家黎隆 武先生《千古悲摧帝王侯——海昏侯刘贺的前世今生》的研讨会,有幸见到了时 任中共江西省委秘书长的朱虹先生。虽只有短暂的交流却很愉悦,受益匪浅。朱 虹先生是博士生导师,赴英访问高级学者,在文学与影视艺术方面造诣颇深,著 有《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论》《当代精神文明研究》《论宣传思想工作》《广播影视: 改革与发展》《中国广电领军人物》《从广电大国到广电强国》《广电政策与未 来走向》及主编《江西旅游文化丛书》(共 10 册)等著作。返昌后,他以学者的 视野审阅了我“二十七天”上万字的提纲,独辟蹊径、画龙点睛,建议“题目可 改为:《皇帝刘贺——惊心动魄的二十七天》,故事和人物可穿插在二十七天之中”。 这一指导性建议使我眼前为之一亮,打开了我创作的新思路。于是,我便开始了 “二十七天”的艰辛耕耘。
  众所周知,《汉史》及汉朝的主流与士族对刘贺其人贬斥结论:“利令智昏”“荒 淫无度”。海昏侯古墓大批出土文物,却使我对刘贺这个人物有了新的认识,对 刘贺的精神与生死灵魂有进一步的理解,得出了《汉书》《资治通鉴》及《南昌 县志》《新建县志》等文献资料对刘贺评价有误的历史性结论。
  当然,在刘贺当二十七天皇帝的前前后后,他确实做过一些荒唐事,如他少 年任性,娇纵贪玩,公子哥儿气十足;年轻时充当继子被迎入长安,主持先帝丧 事前后不悲不伤称什么“嗓子痛,不能哭”,以及赴长安主持先帝丧事,从昌邑 国携带二百余臣仆入宫;昭帝驾崩尸骨未寒又擅自动用乐器;受玺登基后的“二十七 日内频繁下诏一千一百二十七件”等等。可当我带着“刘贺究竟是个什么人”的疑问, 深入研究、思考刘贺或与刘贺相关史料之后,却发现刘贺阳光的一面:他接受过《诗经》《论语》《孝经》的教育,从小喜爱读书、懂音乐,躬行节俭,仁慈爱人。 他性格单纯直率、开朗乐观,如被昌邑王府中尉王吉多次严厉批评,他从不记恨, 反而赏给他五百斤牛脯、五石(担)酒;大将军、大司马霍光戒备森严,准备废 黜他时,刘贺全蒙在鼓里,竟在入殿上朝时被侍卫阻拦在门外:刘贺莫名其妙应 了声:“慢些来,干吗吓唬人!”那神态、口气俨然像个孩子;当皇太后宣布刘 贺被废时,刘贺不卑不亢,不怨不怒,只应了个“可”字,便昂然离去。
  我同情刘贺。他五岁丧父,十岁丧母,从小失去了父母之爱。因此我写“二十七 天”,始终把握一点:以守护感性生命、自然本性与生命尊严为基础,写的是刘 贺的人生、爱情与传统道、德、仁、义的和谐。我认为刘贺虽有这样或那样的缺 点,甚至错误,但他仁人君子,爱国爱家,本质是好的。因此,我写的“二十七 天”不持偏见,不予浮夸,而是以“历史小说”中的人物既写史书记载的历史人 物,亦有虚构的艺术形象,以合情合理推翻汉史对刘贺“利令智昏”“荒淫无度” 的不公结论,客观、公正还原一个真实的刘贺。
  也许是我对刘贺有一种特殊的钟爱,在撰写本书的那段时间,呕心沥血,欲 罢不能。有时熬至通宵达旦仍无倦意。在我伏案笔耕的二百四十个日日夜夜,几 乎每天都写至深夜一两点钟。像往常一样,在床边案头放着“边想边写”的备忘录, 还有堆积如山的《汉书》《资治通鉴》《新建县志》《南昌县志》等原始文献史料, 有时一觉醒来,史书典故如春风扑面,触发沉浮于梦中的一两个灵感火花,便立 即抓住记录在案;睡过一个回笼觉后,又继续呆坐于电脑前琢磨、推敲、续写。
  “二十七天”是我续《八大山人》《王勃》后的第三部长篇历史小说,这三部作品都是挖掘江西、南昌地域文化的文学作品。重温旧梦,怀古伤今,回顾总结,继续朝前。在本书的思想艺术追求上,我尝试力求做到以下几点: 一是关注的是主人公的生死命运,尽力把浓墨重彩放在刘贺身上,撰写了他从出生至死亡三十四年的不幸遭遇,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写了他与朝廷重臣 霍光的宫廷政权的角逐,写了刘贺与其几位夫人的纯真爱情,还有全书上至皇上、 皇后、太子、重臣、刺史、文官、武将、县令、富豪、乡绅、诗圣、贤达,下至 农夫、小贩、僧尼、贫妇、游侠、隐士、郎中、艄公、官奴、乞丐、恶少、盗贼 等五六十个人物群像,以表现他们的精神气质和纯真情感。
  二是重现西汉宏大叙事的社会缩影,尽力使之成为南昌西汉大墓的“纸质历 史博物馆”。本书描述了西汉未央宫、孔庙、上林苑、园林等人文景观、生态环 境,旨在烘托人物个性、推动情节发展。同时阐述了汉武帝独尊儒家、巫蛊案、 渭河神仙会议、农业、手工业生产、西汉地方的丝绸之路、西域战争、风土人情、 地理地貌、戏剧音乐,以及西汉地方风味小吃、民间传说等人文景观。
  三是把西汉大墓出土文物,诸如鱼雁灯、连枝灯、铜漏壶、孔子立镜、铜镜、 马蹄金、龟纽玉印章、玉器、虫珀、编钟、古剑、马车、投壶、博山香炉、青铜火锅、 竹简木牍、五铢钱、母子量器、冬虫夏草等,均全部纳入全书人物故事之中。
  四是尝试采用意识流与中国传统表现手法相结合的叙事模式,通过刘贺生命 临终前一天的十二个时辰回忆展开故事,使作品人物与时间成为小说结构的经纬 线,把十二个时辰与人物故事相互交织,每章数百字均以散文诗笔调画龙点睛, 记录了刘贺从幼稚到成熟,再醒悟直至生命终点的人生过程,从主人公的成长阶 梯悟出人生哲理,引导读者“以史为镜,思考当今”。
  五是以史实为依据改写历史。本书通过主人公刘贺三十四个春秋的人生经历, 及其发生在他身边惊心动魄的人与事,从不同角度与侧面展示印证:过去史书所 载豫章郡为荒蛮之地的历史误断。
  六是把历史小说寓言化、诗化。即对小说发生的人物、事件或细节抒情化、 意象化,可在简短篇幅中表达无限宏远人物场景,并从中悟出人生哲理,从而使 人物在情节发展中更鲜活、更丰满、更透明。
  七是采用中西相结合的艺术表现手法:全书共 12 回、52 节,每一节都留下一悬念。把西方支离破碎的故事片断的回忆,与中国传统“话说”“且说”结合在一起, 在每章节中留下一悬念,然后“且看下回分解”,使人物情节环环紧扣,娓娓道来, 做到既有历史的厚重感,又贴近当代读者的阅读习惯。
  八是本着历史小说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原则,在尊重历史的前提下大胆进 行艺术虚构。全书引用的四百多个人文典故、民俗风情、警句、民谣等均有根有 据。书中描述的西汉政治、经济、法律、文化及刘贺主要生平事迹,力求人物故 事历史本质性的真实,也有部分审美层面的艺术加工。本书设定有名有姓的人物, 大多为历史人物,却也有部分虚构的艺术形象。
  为使作品精益求精,为扩大与海昏侯相关古墓知识,我于 2016 年 8 月又携带本书第五稿深入宁夏银川参观、调查“西夏陵”史迹,剖析中国古墓文化谜团, 力求使《二十七天》相关史料准确无误,锦上添花。
  蹉跎岁月,逝如流水。面对镜一照,鬓角斑白,日渐衰老矣。以上搬唇递舌, 喋喋不休。旨在总结以前历史小说的创作经验,抛砖引玉。
  衷心感谢朱虹先生,是他一开始就看好《二十七天》这一题材与最初构想, 并在百忙中为本书作序。是他引导、启发我在本书创作中,开拓无限的想象空间, 倾注了这部小说的主人公刘贺全新的生命活力。感谢中共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新锐畅销书作家黎隆武先生,他撰写的首部关于海昏侯刘贺的历史纪实文学作品《千古悲摧帝王侯——海昏侯刘贺的前世今生》,棋高一着,领军在前,给我以启示 与鞭策。
  在此,我要特别提及二十一世纪出版集团社长张秋林先生,秋林是我二三十年前的文坛挚友,是我尊敬的著名出版家少儿出版界的传奇人物。且不说他以眼光、雄心、魄力创造了全国少儿出版的数个第一,单说 2016 年初,秋林从官方网站看到,“2016 年江西省版权登记首单花落海昏侯刘贺”,得知我近几年精心耕耘海昏侯, 便连夜打电话、发微信与我联系,次日签约、预付稿酬,当即拍板敲定,把我正在手头上转的两部文学作品列入了该社重点出版规划。秋林先生在他的出版事业上反应之灵、眼光之远、待友之诚、动作之捷,着实令人感动,为之折服!在我《二十七天》艰苦的创作与十几次反复磨砺、修改中,秋林不断勉励我“超乎意外, 打造经典”,给予我很大的鼓励与鞭策。同时独具慧眼,亲自审阅,提出了不少 宝贵的修改意见与建议。感谢刘凯军与“梦之队”的李一意、谈炜萍、朱毅帆、张周等编辑们付出的辛勤劳动。 希望这部作品面世后,获到更多专家、学者及广大读者的批评指正。

责任编辑:魏佳

相关阅读

您是第

位读者

首页| 集团信息 | 企业文化 | 新闻中心 | 业务体系 | 合作伙伴| 焦点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