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本社动态

一往情深写汤翁

——读朱虹《情里梦里汤显祖》

2017/9/30 18:59:02  来源:王琦珍

  每当谈到被西方学者称作“东方的莎士比亚”的中国古代戏曲家汤显祖,我总会想起令我感慨万千的两件事。一是上世纪90年代,我在一次学术会议上作了一个题为《陆、王心学对明清文学的影响》的讲座,其中例举了汤显祖的《牡丹亭》,我认为这个作品反映的是人性的苏醒,是对程朱理学“存天理,灭人欲”主张的抗争,结果与会代表中竟有人要上堂为我“纠偏”,认为谈《牡丹亭》,就只能说是爱情,“爱得死去活来”。即便真有“人性苏醒”的倾向也不能在学术报告中说。另一件事则发生在本世纪初,一次我在批改统招的中文系大三学生的期末考试试卷时,有份试卷解释“临川四梦”,竟然给出这样的答案:“‘临川四梦’就是临川那个人在四川做的梦,是四个梦,四个梦是不同的。”记得当时,我看着这个答案,是默然良久,心情沉重。
  这些当然是可以被视作极则的而且是极个别的现象,其中的原因自然也是多方面的。但当我们认真地来检讨和回顾我们对汤显祖的研究及宣传工作时,我们不能不承认,由于历史的原因,建国以来的头40年,学界尽管有叶长海先生等老一辈学者在一力倡导研究汤显祖、宣传汤显祖,但总体上看,整个学界对我们民族所产生的这位世界级的戏曲大师,其实是很冷漠的。前不久,我读到过一本《汤显祖与莎士比亚》,书中所提供的资料,使我深深地为东西方这两位戏剧巨匠研究程度的差异而震惊。事实也如此。汤显祖戏剧在国外的传播且不说,就是在国内,连大学中文系的学生,能比较完整地说出汤显祖的生平,和系统地读过他的“临川四梦”并且能准确说出它们的具体剧情的,恐怕也并不很多。而对于莎士比亚,学生们了解得远比汤显祖要详细而全面。这就给我们提出来一些要求,除了在研究中要去除那些极左的、陈腐的观念外,对汤显祖进行广泛的宣传也是不容忽视的一个方面。所幸的是,随着学界学术研究视野的越来越开阔,研究方法的不断革新,以及对外文化交流风气的越来越浓厚,近30年来,汤显祖的研究可说是取得了长足的进步,30年中,出版的相关著作,据不完全统计,就有40余部,汤显祖研究甚至被认为是当代学术界的“显学”之一。随着国家高层领导对中英文化交流的提倡,以及对汤显祖的褒扬,2016年几乎可称之为“汤显祖年”。除一系列的文化纪念活动热火朝天地开展之外,一年多以来,出版的有关汤显祖的著作也非常之多。最近由21世纪出版社出版的朱虹先生的《情里梦里汤显祖》即是其中很优秀的一部。
  《情里梦里汤显祖》是一部人物传记。从文体要求来说,它最主要的一个特点,就是完整、全面、系统地勾画了汤显祖的一生的人生轨迹。从汤显祖作为少年才俊在地方崭露头角,到他科举求仕的坎坷经历,入仕之后所遭遇的宦海沉浮,再到他的戏剧创作,一直写到他晚年闲居乡间、黯然离世,整体脉络非常清晰。但这种叙述,又不是平铺直叙的。作者按照“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原则,在清晰地描绘传主的人生轨迹的基础上,对汤显祖一生中所有重大事件又作了详细的、突出的介绍,如他早年师从本地著名思想家罗汝芳的求学经历;如他几次科试宁可放弃功名,也不接受当朝首辅张居正的拉拢和利诱,以至屡屡名落孙三的挫折;如他不顾个人安危,抗疏弹劾首辅申时行,以致被远贬雷州半岛的遭遇;如他在徐闻贬所及遂昌知县任上的政绩及“四梦”的创作过程,此外,还有他和当时思想解放的“两大教主”达观和尚及李贽的交往,他人生几十年间国家发生的一系列重大政治事件及边境战争,乃至他和沈璟之间关于戏曲声律与文辞关系的争论等等,都一一作了细致的叙述。这种主干清晰,又重点突出,纵横交叉的结构,使读者对汤显祖的了解,就不只是停留在单一的一个剧本《牡丹亭》上,而是让人们从多个角度,看到了一位才华横溢、个性鲜明、血肉丰满的汤显祖,一个有着正直的品格,高尚的政治理想,而同时又有很强的社会管理才能的汤显祖。让读者从中了解到他政治思想和“以情格权”“以情格理”的文学思想的学术渊源,了解到“四梦”对程朱理学和整个社会黑暗政治展开如此尖锐批判的历史文化背景。总之,让读者看到了一个完整的、真实的汤显祖,这对读者更深入、更准确地理解他的“临川四梦”的思想内涵和艺术价值,以及在世界文坛上应有的地位,无疑是有很大的帮助的。
  作为人物传记,除介绍传主的人生经历之外,其平生的政绩和事业上的成就,自然是作者重点叙述的内容,是不可回避的部分。具体到汤显祖,对他的“临川四梦”进行细致的介绍和中肯的分析,无疑是写作中的重中之重,以往的一些研究著作和各种版本的文学史无不如此。朱虹先生的这本《情里梦里汤显祖》也一样。但以往的著作和文学史教材中,在这个问题的处理上,也存在一个共同的弱点,就是为了突出《牡丹亭》,往往在结构上作出特意的安排,将对《牡丹亭》的介绍单独列为一章,而将其他三个剧本《紫钗记》《南柯记》和《邯郸记》并列为一章,对它们的介绍和分析也多十分简略。从突出汤显祖主要成就的角度来说,注重对他的最精典的作品进行分析和介绍,自然是无可厚非的。但这也带来了一个很容易被人忽视的问题,那就是在“四梦”的创作过程中,所反映出来的汤显祖思想的前后变化过程,而这反过来也多多少少会影响到我们对汤显祖及《牡丹亭》的深入理解。《紫钗记》作于万历十五年(1587)之前,体现着汤显祖“以情格权”的思想。《牡丹亭》问世于万历二十六年(1598),则体现着他“以情格理”的思想。这在当时来说,无疑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但尽管如此,作品在对故事背景的描写中,似乎还对王朝的前途抱有些许渺茫的希望。而对于社会矛盾的解决汤显祖其实也提不出较好的办法。所以在《紫钗记》中,只好借助于一位侠客的帮助,使主人公得以团圆。而《牡丹亭》最后也还是回到金榜题名、皇帝赐婚、洞房花烛的传统套路上去了。《南柯记》《邯郸记》完成于万历二十八至二十九年(1600——1601)。万历三十年,李贽在狱中自杀。第二年,达观被害。汤显祖的这两个剧本,入木三分地揭露了社会政治的腐败与黑暗,就像《南柯记》中写的那个蚂蚁王国,已脆弱到经不起一场风雨的冲击,风雨过后,那个号称“大槐安国”的蚂蚁窝被大水冲了出来,彻底地颠覆了。两个剧本的结局,是由一僧一道来指点迷津。人们不禁要问,作为中国封建社会思想基础的儒家哪里去了呢?后来曹雪芹在《红楼梦》中,也设计了这样一个由一僧一道构成的“太虚幻境”,也是由一僧一道来收拾残局,这仅仅是一种偶然的巧合吗?当汤显祖这样构思《南柯记》和《邯郸记》时,他是否预感到了封建王朝已经面临着风雨飘摇的危局,或者预感到了对当时倡导思想解放的学者们进行严酷的政治迫害即将来临,因而对社会深深地失望了呢?他是否在这种矛盾与失望中去寻求一种宗教的解脱呢?所以,如果我们写汤显祖,讲汤显祖,只是专注于介绍他的《牡丹亭》,便远远看不清一个真正的汤显祖,反过来,还会影响到对《牡丹亭》深刻的思想内涵和艺术成就的理解与评价。
  《情里梦里汤显祖》在写作时充分注意到了这一点。从章节目录上看,作者也是单独辟出一章着重介绍《牡丹亭》,在这一章之前,也是用一章的篇幅讲其他三梦。这显然是借鉴了前人突出重点的经验。但和前人著作又有所不同,这一章不是孤立地介绍其他三梦,而是按时间顺序系统地讲叙整个“四梦”的创作过程,细致地介绍每一个剧本的基本故事情节、人物形像,思想倾向,再进而分析汤显祖写这四个剧本期间所发生的朝政大事、边防战争,写他这期间的社会交往、仕途坎坷、家庭创伤和创作心态。并对这四个剧本在题材选择、思想倾向上出现的变化作出简洁精警的对比和评析。如在介绍完《南柯记》之后,作者议论说,汤显祖写《南柯记》,是在达观忽然来访之后。在达观的影响下,汤显祖对佛学有了更深刻的感悟,“在这种感悟下写出的作品,既是对自己困境的一种解脱,也是让世人警醒的肺腑之言”。“相对于《紫钗记》和《牡丹亭》偏重于爱情的理想创造,这部《南柯记》在题材上有了更丰富、更深入的社会、政治层面的拓展”,并转引叶长海先生的话,指出汤显祖的创作,已由爱情题材扩大到政治题材,描绘出了晚明黑暗的社会现实图景。在介绍完《邯郸记》之后,作者也进而阐释说,《邯郸记》“揭露明朝官场之黑暗和腐败”,“汤显祖借此表达了他对当时政治的无比愤怒”。“此时,汤显祖的政治抱负再也无法实现,彻底从政治舞台上黯然而去,只能让自己的理想在‘四梦’中得以实现”。这就使读者能得以了解汤显祖“四梦”整个创作的过程,然后在此基础上过渡到下一章对《牡丹亭》作重点的研究和评析,这既涵盖了汤显祖的全部创作,又突出了重点,是一种比较完美的传记写作方式。
  读《情里梦里汤显祖》,我有一个强烈的感受,就是无论是叙事,还是议论,作者的笔端往往饱蘸着极为浓烈的情感,在平实的叙述中,甚至时不时地直接站出来,就所叙述的事件,发一番充满深情的感慨和议论。如写他两次拒绝当朝宰辅张居正的拉拢,以至屡屡落第之后,作者写了这样一段夹叙夹议的文字:“而在张居正权势如日中天之时,汤显祖竟一连两次拒绝与其同流合污,可见其品格确为高尚洁白、刚正不阿,是个朗朗的正人君子!虽然付出的代价巨大,但汤显祖从未后悔过,即使在科考这些年中,他大病过,消沉过,与亲人生死离别过,他也从没想过趋炎附势和低头妥协。他知道‘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即使前路渺茫满是坎坷,他也必须继续往前走。”写他上疏弹劾首辅申时行,遭到远贬徐闻的打击时,书中议论说:“汤显祖可谓一腔忠义,发自肺腑。抱着为国分忧、仗义执言的热情上疏陈奏,可以说,这道奏疏是汤显祖对几年官场中所见的种种黑暗不公的一次总爆发。幼稚也好,缺乏政治策略也罢,以汤显祖宁可玉碎、不为瓦全的刚烈之性,早晚会有此一举。”“一道上疏,终于让政治上还显幼稚的汤显祖遭遇了灭顶之灾。但这篇精彩卓越的奏疏却将流传千古,在任何一个有贪腐的时代都能起到振聋发聩的作用,警醒世人。”这样的议论,简洁精警,情感浓烈。作者将这本书命名为《情里梦里汤显祖》,其实他自己何尝又不是以满怀崇敬的心态,一往情深地在叙写我们民族历史上这位世界级的戏剧大师的呢?

责任编辑:魏佳
您是第

位读者

首页| 集团信息 | 企业文化 | 新闻中心 | 业务体系 | 合作伙伴| 焦点作家